广告正在赶来的路上...

广告正在赶来的路上...
首页  »  校园春色  »  帶女友進軍營
帶女友進軍營

提示:图片采集于互联网,内容可能含有裸聊、找小姐等欺诈性广告,请各位不要打开以免上当受骗,祝大家生活性福!

如果您喜欢本站,可以记住下面两个地址发布页!方便随时找到[久久爱www免费人成,色播五月亚洲综合网,2019最新国产不卡顿]

地址发布页: 地址发布页:

這往事發生在四年前。我是在花蓮當大頭兵的無敵待退弟兄,只剩兩個月就可以脫離軍旅生涯,我的部隊在好山好水的花蓮市區.那是我的其中一個女友,是在有一次放假不想回台北時,留在花蓮玩交到的,當然,她是花蓮眾多原住民之一。

是不是因為是原住民所以她比較開放我不得而知,但是跟她的職業一定有關系.她是一個護士,對護士,男人總有無盡的幻想,但根據我的經驗,護士比起一般女生開放一點點的原因是,她們對人的身體是比較不會害怕的,想想,隨便一個護士看過的屁股都比你多吧!

因為在花蓮當兵,在老家的女朋友天高皇帝遠的,當然管不著,有這個在地的護士女友,她不時就會來會客,送煙送好吃的東西來,羨煞不少同袍弟兄,連長官都覺得會客次數有點太多。但會客本來就可以,她又正常申請,再加上我說過了,我已經是只剩兩個月的無敵待退弟兄。

連上的長官本來就覺得我們這些老兵很難管,一直想要弄點事給我們做,而且是我們一定肯做的。終於,因為我們的營區要搬進一個全新蓋好的營區,離舊的營區走路只要五分鐘,在新營區幾乎蓋好了只差一些細部要處理,已經有一些東西是怕被竊的,連長就決定由我帶領另外三個菜鳥去輪流站哨。

「你們不用回來,三餐我會派人送去。由你安排,你們四個就輪流站哨,除了站哨,其它的都不用做,你只要不給我出岔子,這爽缺你就做到退伍!」連長在立正站好的我與菜鳥前命令著。又說:「連上士官不夠,就由你上兵代替士官做哨長!」

「是,連長!」我行禮後帶著菜鳥們准備要東西搬一搬過去新營區了。

綽號阿強、小李、金仔的三個菜鳥算是乖的,連長才會派給我帶去站哨。我們到了新營區後,我先安排好站哨的時間表,我可不是那種會欺負菜鳥的學長,我平均的分配大家的站哨時間,然後就趕快打電話給我的原住民護士女友啦!

她的名字叫小悠,是花蓮特有的太魯閣族,深邃的五官,一雙眼睛真的很大很美,身高不高但比例很好,我喜歡略顯豐腴的女人,但是她明顯偏瘦了160/42,但是她細細的手指很美,脖子後還有一只很細膩的蝴蝶刺青。

小悠知道我沒人管又自由,馬上騎機車就來我的營區門口。我先安排阿強和小李站哨,雖然那是很涼的差事,但是只有四個人輪流,站二歇二也是蠻累的,白天是這樣站雙人哨,晚上就換成是單人哨可以站二歇六,雖然睡不飽,但是連長有說,我們不站哨時怎睡都可以。

小悠到了,但是在門口聊天總是不好看,但是新營區也有會客室,雖然還是什麼都沒有,就席地而坐,小悠帶了些飲料鹵味來勞軍,當然菜鳥也有得吃啦!

菜鳥很感謝小悠,也敬佩我這學長有辦法。

大家就吃吃喝喝邊聊天,阿強和小李在站哨,留一些東西給他們吧,金仔和小悠也見過面,大家也不生疏。

小悠看我們吃喝得像豬一樣,笑笑著說:「又沒人跟你搶,你們吃慢點啦!

你們現在這麼自由,我有空就會過來看你們啦!」

金仔塞了一嘴東西還是鼓著腮幫子要說話:「看我們?是來看學長吧?」

「吃就吃,話那麼多喔?」我拿雞骨頭丟金仔之後教訓他。

大家吃吃喝喝後,小悠說她要去上班了,晚上會很晚下班。我跟她說只要她不累,今天晚上也可以過來。我看了一下哨本,我今晚是10點到12點的哨,過12點就沒事了,小悠剛好也上小夜班到12點,她說要幫我送消夜來,我很感激她,我們有點離情依依。

「我不當電燈泡,我去找他們聊天。」金仔不笨,馬上就離開現場。

我和小悠站著擁抱,當時是冬天,但她的體溫好暖,我們當時已有接吻過,還有做過的就只是接吻時不安份的手隔著褲子互相慰藉。當時我們才認識一個禮拜,所以還沒有過更多的啦!我緩緩地吻了她的唇。

兩人緊緊擁抱,輕輕的點唇吻,慢慢地變成互相舌頭調皮的玩弄雙唇,逐漸兩個人的舌頭才交纏在一起,我的手在她的背後游走著。小優是很懂得享受的女孩,而且我說她的開放就是,我只要一跟她接吻,是她會主動地摸過來我的……  現在她就在隔著褲子摸我的寶貝,我左右的想閃,停止我的親吻就說:「你這樣亂摸,又馬上要走,我怎麼受得了?」

小悠慧詰地瞪著大眼睛看我:「我就是要你想死我。」說完還是用她細長美麗的手指在我的迷彩褲上游走。

當她要把我拉煉拉開時,我反而像女生一樣推開她說不要:「阿菜們都在外面看得進來,你這樣我怎麼受得了啦?」

「反正是你被看又不是我,你們一起洗澡不是都看過了?你被看總比我被看好啊!」

「你好皮喔!那我也讓你被看!」說完我就作勢要往上拉她的衣服。

小悠一把推開我:「神經,晚上再來看你啦!」說完吻一下我的下巴就轉身穿外套要走了。

我送她到門口,門口車來車往的我跟她保持距離,站哨的小李還頑皮地喊:「敬禮!」阿強也一起敬禮,「禮畢!」

小悠回頭用燦爛的笑容跟我唇語道別,我沒有責難的罵小李和阿強:「吃飽太空喔?她又不是長官,敬什麼禮?」

阿強也笑笑的:「她是學嫂啊!」

小李附和:「第一次聽到這個詞哎!」

「好好站哨啦!」我隨便他們亂哈拉,但是還是正經的說了一句。

站了一天的哨腰酸背痛的,12點的哨交接完了後,先到臨時浴室洗個澡,洗到一半,阿強就來叫我,說站哨的金仔通報小悠來了,我沒好氣地說:「白痴喔,不會叫她進來,現在12點多,一個女生站在門口是能看喔?」

阿強回我一聲:「是,學長!」就趕快跑去門口。我繼續洗我的澡,諒阿強和小李也不會對小悠怎樣,應該一樣會請小悠到會客室坐坐吧!

我洗完澡走到會客室,竟然發現小李和阿強都和小悠一起在會客室裡席地而坐,而且三個人肩並著肩坐得很近,我一看到有點不爽:「哎,哎,哎,吃豆腐啊?」

不過既然不是正牌女友,我也不會真的多生氣,當兵的人嘛,看到女人就像貓看到魚,怎可能不撲上去?他們除了虧虧小悠,應該不會過份吧?

兩人聽我這樣說,趕快道歉離開.懶得理他們,叫他們去睡覺,轉身就對小悠說:「死阿菜,以為自己很老喔!你到多久了?」

「沒有多久啊,五分鐘而已。他們說話好好笑。」

我靈機一動:「一直在這裡好悶喔!我帶你去營區走走,你沒有看過晚上的營區吧?」

「不要啦!那麼晚又沒有燈,很可怕哎!」

「有我在,你怕什麼?我們散散步、吹吹風嘛!今天才禮拜二,離我放假還早,現在有時間和機會相處,要好好把握啦!」

「好啦,你要帶手電筒喔!」

「嗯!」說完我就帶小悠在偌大的營區巡禮:「這裡是彈藥庫。」、「這叫中山室。」、「這裡是主官寢室。」

我刻意在主官寢室停留,小悠很好奇:「連長的房間那麼好喔?連衛浴設備都有,簡直是小套房嘛!」

「你才知道,當狗軍官有多爽。」(不好意思,要是讀者有軍官的,請體諒大頭兵,我們一定不大喜歡你們。至於志願士官,那就更不好意思了,我連罵都懶得罵你們。)

「你怎麼這樣講軍官,他們也很無奈啊!」

因為小悠的前男友也是軍官,我更是有點不悅了:「隨便啦,不說他們。」

我一把把小悠擁到懷裡:「有沒有想我?」

「沒有!」

「好大的膽子!」說完我就開始搔她的癢.  「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小悠拼命閃躲我,但都被我抓回來。我們就在主官寢室嬉鬧著。

不一會兒,我就抱著小悠接吻起來。我們陷在綿密又深長的親吻中,四只手也不老實地探索著對方。我緩緩地將手伸進小悠的護士裙底(記得嗎?小悠剛下班),小悠停止吸吮我的舌頭:「很壞哎!這裡沒有床啦!」

我還沒把小悠正法過,今天下午被小悠弄得欲火焚身,打算今天就解決她,我才不管她的嬌嗔,繼續摸著小悠的內褲。

「我們可以靠著窗戶站著來。」對護士可以很直接說,她們真的很敢。

我把小悠推到窗戶邊,她被靠著關上的窗戶,我緩緩地把護士袍的釦子一顆一顆打開.小悠一方面我想她是默許的,二方面,厲害的小悠也把我洗好澡穿的迷彩內衣脫掉了,她開始摸我的奶頭,真厲害,真了解男生這裡也是敏感的。

小悠連身裝的釦子全被我解除了,我讓它掛在小悠身上,胸罩都沒解就從胸罩的上面伸舌頭進去舔小悠的乳暈和奶頭.小悠依然用一只手大拇指刺激我的奶頭,另一只手已經伸進我的體育褲直接抓著我的肉棒了,但她只是抓著,並沒有任何動作。

「你硬成這樣了喔!你……有沒有……想我想到自己來啊?」

雖然沒有燈,但在昏暗的月光下,小悠真的笑得很美。

「沒有!」我趕緊搖頭:「所以……我好想要……你!」

小悠更是很賊的笑著:「不要,你們阿兵哥只想做,做完就不要人家了!」

「不會啦!等我退伍,我就帶你回台北。台北很缺護士,你來台北工作,我們就可以在一起啦!」為了做,男人真的什麼都會說出口的。

小悠開始套弄我的寶貝了,邊套動邊害羞地問:「那……你……會……娶我嗎?」

「會!」我受不了小悠的套弄,我也手伸進小悠的純白色內褲裡,拇指和中指輕輕的把大陰唇往外撐開著,食指就開始探索小豆子在哪裡,從肉洞到淫肉再走到陰核,開始來回地上下游動。

小悠被刺激得往我懷裡躺,手也加速著上下抽動我的肉棒。過了一下子,我真的好想要,當兵時,真的很難做到太多前戲!

我覺得小悠也夠濕了,馬上把小悠轉過來,內褲脫掉,上身伏下在窗櫺邊,就把我的內外褲一起脫,准備要干。

屁股對著我的小悠不會不願意:「你……好大……不要太用力……」但語氣十分害羞。我管不了憐香惜玉了,找到洞口就大力插。 小悠一開始就被我大力的插有點吃不消:「好大……等一下……等一下……  啊……」

我不管,我已經兩個禮拜連手槍都沒打,我想瘋了!她越叫我越爽。 「啊……等一……啊……嗯嗯嗯嗯……下……啦……啊啊啊……還要……還

要……」小悠看來習慣我的大小和速度了,會爽了!

我馬上把小悠翻過來面對我,把她一只腿抱起來讓她只有單腳站立,然後狠狠地插入。小悠面對著我,手緊緊環著我的脖子,我吻上她的唇她就發不出太大的聲音了,雖然空無一人還是有點顧忌。

「嗯……嗯嗯嗯……嗯嗯……嗯嗯嗯嗯……嗯嗯嗯……嗯……嗯嗯嗯……」

小悠只能發出這樣的聲音。我另一只手貪心的去抓小悠沒有被解除胸罩的奶,奮力衝刺著。不一會兒,我射了!我放下小悠的腿,緊緊地擁抱著她。

小悠摸摸我的頭:「你忍很久了喔?」可是她真的很貼心,沒有嫌我太快,我只有點頭.  可是我突然想到:「我射在裡面哎,對不起!」

「沒關系啦,我拿避孕藥很方便,你忘了我做什麼的喔?」

我又親一下小悠,並說:「我好喜歡你!」

她頭整個埋到我懷裡:「我也是。」

但我往窗外看去,有兩個身影往我們的臨時寢室還沒離開這間一樓的寢室太遠在飛奔著而去,我想……有人剛剛偷看了一場活春宮了!

我牽著小悠的手慢慢地往臨時寢室回去,途中要經過大操場,小悠依偎在我懷裡,我也跟她情話綿綿著,但是當我開始跟小悠講到她剛剛不知道的被偷看到的事,我以為她會生氣或不好意思,結果,全然沒有!

「我跟你說喔,我們剛剛在……的時候,好像有人在看我們哎!」

「真的嗎?那要是偷看我的人要對我怎樣,你會保護我嗎?」

「當然啊!小傻瓜,我不會讓人欺負你的!」

「也不一定是欺負啦!要是能讓我很開心,我說不定也會答應喔!」她又嬌羞的低著頭:「人家……喜歡很多次,開心很多那種的……」

我知道了,剛剛我真的有點太快了,難怪小悠會還想要。

原住民加上護士的功力我又再一次印證了,我心中百感交集,小悠不是我正牌女友,被人怎樣的畫面在我腦海浮現,我不知道我到底會怎麼樣?我會很生氣還是很興奮,還是兩者兼有。老實說,我思緒很亂!

也許最好的方法是驗證看看就會知道,要是我會興奮,反正不是正牌女友;要是我會生氣,菜鳥一定會聽我的話就此停手的,看來似乎對我只是有好處沒壞處啊!

「你真的都可以?那我叫他們看著我們做了喔?」

「哈哈!你敢喔?你舍得喔?」小悠的笑是淺淺的,但是帶有一點挑釁。

「你敢我就敢,只要你開心我就舍得!何況菜鳥們要是我喊停,他們一定乖乖聽話的!」我當然是不甘示弱,且我眼前的惡魔已經把天使打倒在地上一動也不動了。

邊聊邊走就到了寢室,我叫小悠先在寢室門口躲在門邊看,阿強和小李都是菜鳥,當然睡在上鋪,兩個人也不知道真睡還是裝睡,完全沒聲音。

我其實也不知道他們是真睡還是假睡,但要是剛剛有偷看,現在睡得著才怪呢!小悠在看我,我也想表現一下我無敵上兵的威風!大聲的喊:「起來!床前就定位!」

果然沒睡,他們身手矯健的從上鋪跳下,兩人都只穿著內褲,連迷彩上衣都沒穿,兩個同鄉的菜鳥,聽說以前有健身,肌肉比我大多了,小李還好穿的是正常寬松的四角褲,阿強竟然給我穿紅色的子彈內褲。都在我面前立正得好好的。

伸手去撥他們緊貼的雙手:「手不要被我拉開喔!子彈的哩,老二很大喔!是有多大?手夾緊啦!」我又開始耍帥的背著立正口令,小悠在看嘛!

「聞口令,兩腳跟靠攏並齊,腳尖向外分開四十五度(以兩腳掌內緣計算)兩腿伸直,兩膝靠攏;上體正直微向前傾,體重平均落於腳跟及腳掌上;小腹微向後收,胸部自然前挺;兩肩宜平,微向後張,兩臂自然下垂,手心向內,兩手五指並攏伸直,手掌及指與腿相接,中指貼於褲縫,手肘微向前引;頭要正、頸要直、口要閉,下顎微向後收,兩眼凝神平視前方。」我被關過禁閉,在禁閉室裡背得滾瓜爛熟的口令就拿來耍威風啦!

「菜不該死,是罪該萬死!伏地挺身預備!」

「一,二!」整齊劃一的分解動作,兩員已趴地上!

我往小悠看去,她捂著嘴巴在偷笑,我更爽了!

「聽口令:一上二下,一,二,一,我說二了嗎?一,二……」

他們大概做了六十下有,我口令停在一,叫他們趴著不准起來,兩個人都開始喘氣而且汗滴在地上了。

「很大膽嘛,說!你們剛剛看到什麼?」

阿強比較機靈:「報告學長,沒有!」小李已經心虛了,沒敢說話。

「沒有喔?那你們做一整個晚上,也不用站哨了!」我拿起打往哨所的電話打給在站哨的金仔:「你不用回來了,我在床點他們伏地挺身,你自己選,是要繼續站還是回來趴?」

「報告,我還是站哨好了!」

「廢話!你還真的選啊?給我好好站!」

我回頭對著兩人:「還是不說是不是?好,我跟連長說,請他換兩個菜鳥來站哨,爽缺還會沒人來?連上在精實,還去有你好受,你們看到的事敢講出去,你們兵會當得很痛苦!」

小李雙手都在抖著:「報告……學長,我們……不會說出……去!請……不要叫我們回去。」給我套出來了吧!

「不會說出去什麼?那就是你們有偷看啰?」

「起立!給我立正站好!」我喊完口令,兩人迅速起立立正!

我走到阿強面前:「說,看到什麼?」

阿強大概是知道也隱瞞不了,於是支支吾吾的開始結巴:「報告!我們……我們看……到,學長在……辦……事。」

「喔?辦什麼事?」

小李比較粗線條,大聲的說:「報告,做愛!」

「誰叫你們偷看的?誰提議的?舉手!」

我還真想知道是誰先提議的,沒想到是平常我以為比較傻呼呼的阿強舉起手了。我冷冷的笑:「是你啊?」小李也不隱瞞了:「報告!是!」

「手放下!」看著兩人汗流浹背的只穿內褲立正著,我的壞點子來了,我對著門邊的小悠溫柔多了的說:「小悠,來,過來這裡。」

小悠邊走過來邊說:「唉呦!上兵這麼威風喔?你又不是軍官,你怎麼可以這樣啊?」

「干嘛?心疼他們啊?」

「哪有,阿兵哥本來就是要操啦!你好帥喔!」

我心裡得意了,我的一只手從站在我身邊的小悠身後摟著她的腰,在她耳邊輕輕說:「聽說那個穿子彈叫阿強的那邊很大,你要不要看看啊?」

小悠小力的打一下我:「屁啦!最好是可以,而且能有多大?我看多了!」

「那你看看啊!」我還是不懷好意的提議著。

「那他們會給我看喔?」

「廢話,又不是我去脫他們的褲子,是你哎!他們怎麼會不肯?」

「真的?」小悠調皮地吐一下舌頭舔嘴唇。

我又對他們喊:「給我站好!別說學長對你們不好,給你們福利好不好?」

我真的忍住我很想大笑的表情:「不要動喔!護士小姐檢查一下你們有沒有生病。」

他們雖然是沒有表情的立正著,但我看得出來他們的眼睛在偷笑。

小悠先是牽著我的手走到立正的他們面前,放掉我的手後就兩只手隔著內褲一起輕輕掃過兩個人的寶貝:「沒有很大啊!但是有一點硬硬的了哎!」

「你們很色喔,誰准你們硬的?」我揶揄著他們。

比較機伶的小李開口:「報告學長,看到漂亮的學嫂一定會這樣啊!」

比較憨厚的阿強也結巴的說:「學長……這樣……很……難受……哎……」

小悠答腔了:「難受啊?那這樣呢?」說完就開始隔著內褲一直撫摸著兩人的兩包,我看到小悠熱狗和蛋蛋沒放過的在摸著兩個人。

小悠邊摸兩人邊笑,他們兩個的表情也不知道是爽還是難過,我想是爽吧!開始手貼不緊大腿了。我看到這樣還是要整他們:「手貼好!」他們迅速又夾緊手臂。

「這樣就受不了喔?你們誰是處男?舉手!」我看到兩人都緩緩的舉起手。

「哇!真的假的,兩個都是喔?小悠,你賺到了!」他們都是沒讀大學,高中畢業就來當兵的鄉下小子,小李18歲,阿強19歲,比起當時23歲的我自然我更有威嚴命令他們,何況,我上兵吶!

我心裡大喜,處男一來很快就不行了,二來他們更是絕對不敢不聽我的話,就算他們真的想亂來,也不知道要怎麼做吧?

小悠很調皮地一直摸著,對我笑笑的說:「處男喔?那姐姐教你們喔!」說完就一把脫下兩人的內褲,不脫還好,一脫看到真的一柱擎天的小阿強,我當時心裡也頗為震撼,有20公分以上吧!小李雖不小,但也是一般人可以見到的正常size。

「真的好大喔!我沒看過這麼大的哎!」小悠也是贊嘆連連!

男生看過勃起狀態的寶貝不會比有經驗的女生多,更何況是在泌尿科服務的小悠,但是連小悠都贊嘆,那真的非同小可!

小悠一方面好奇,二方面也是有一點春心蕩漾吧!竟然開始慢慢地套弄兩人的陽具。我站到小悠身後,也不安份地開始摸著小悠護士服下的小屁股,慢慢地把裙緣往上提,露出她的小褲褲後又開始隔著小褲褲來回地掃著小悠的肉縫。

小悠有點站不住在亂動著,但手也沒有離開兩支棒子,小悠還是邊玩棒子邊說:「不要弄我啦!這樣我不能專心整他們啦!」

「不用專心啦,你就整死他們。你們要是有人射出來就給我做伏地挺身。」

看得出來他們在忍耐小悠的套弄忍得很辛苦,兩個人的手也沒夾緊了,站也站得歪七扭八。我開始慢慢把小悠的內褲脫到膝蓋掛著,手指就又開始攻擊小悠的陰核和陰唇。

我看到小悠在玩小李的右手比較沒動作,我猜她對小李的也沒興趣,我示意小李,指著小悠再拍拍我自己的胸部,小李雖沒經驗但不笨,把小悠的手輕輕推掉,站到小悠身邊也開始隔著衣服摸小悠的胸部。

小悠被我的手指開始插入小穴時輕輕的哼了一聲,更是大力又快速地套弄阿強的老二。小李真的一教就會,開始全部解除小悠護士服的排扣,小悠並沒有發出太大的聲音,只有微弱的「嗯嗯嗯……嗯嗯……嗯……嗯嗯……嗯……嗯嗯嗯嗯……」。

小李不客氣的連胸罩都解掉,唇語問:「學長……我可以……」他指著自己吐出的舌頭,我也點頭。我開始也把褲子脫到腳邊,用肉棒在縫縫前愛撫,我和小悠的性器官在磨擦著。小李也在小悠身前邊舔著小悠的一邊乳房,另一手也貪心的摸著另一個。

在我和小悠的摩擦好一會兒之後,准備要插入了,我慢慢地進去,小悠也隨著我進去的節奏「啊……嗯嗯啊……啊啊啊……嗯嗯嗯嗯……啊……啊啊……」的發出悅耳又淫蕩的聲音。

我一下子就慢慢地插到底了,我卻停著不動,倒不是要整小悠,而是小悠的洞會吸人,我隨便動一動就又會想射了,我緩慢地開始抽送著。

小悠這時也大概顧不得眼前是誰了,竟然更彎下身子要幫阿強口交,我看著小悠先用舌頭舔著阿強大雞巴的龜頭,我看到這場景更是興奮得已經想射了,只好先不要看分心一下讓自己不要那麼刺激。

我閉起眼睛一樣慢慢地在抽插,心裡開始用我常用來分心延遲射精的方法:背九九乘法。誰知道,耳朵裡傳來的浪叫讓我根本沒辦法專心。

小悠嘴裡好像有東西在大聲叫著:「嗯嗯嗯嗯嗯嗯……嗯嗯……嗯……嗯嗯嗯……」

我睜開眼睛一看,小悠一手在摸著小李的老二套弄,嘴巴把整支阿強的肉棒都完全地吞進去再拉出來的口交,看到這樣的場景我真的很興奮。我開始加速,小悠也越叫越大聲,手和嘴越來越快。

我看到小李很像要受不了了:「我不行了,我要射了……」小悠停止下來,沒想到小李也想射到了極點,自己抓著老二打了四、五下,大叫一聲就要射了。小悠大概不想衣服被射到,就用手掌擋著小李的龜頭,小李的子孫全數射在小悠的手上後就癱了大字型躺倒床上。

我也加速越抽送越快,小悠也沒辦法專心口交了,我看她只是含著阿強的寶貝在嘴裡,但以我的經驗,小悠嘴裡的舌頭一定也還在口中舔弄著阿強的雞巴。我看到阿強受不了的抓著小悠的頭,小悠也沒抗拒,她大概很不怕口爆吧?

阿強抓著小悠的頭開始自己進出,把小悠的嘴當小穴干起來,我也越來越快的猛干。我邊干邊問:「爽嗎?」小悠嘴裡有東西只能「嗯嗯……嗯嗯……」的回答我。我看到阿強大力的干著幾下後就停了,一聲長長的吐氣:「呼───」

我看到小悠把阿強的精液吐在另一只手,就扶著阿強的腰接受著我的大力抽送,邊說:「好棒喔……第二次比較好……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

小李又坐起來在床邊摸著小悠的兩邊胸部。

「好爽,這樣好爽……快一點,不要停……射……射……射……射我……」

我搞不清楚是不要停還是要射,但是我也忍不住不射了,我大力地抓著小悠的屁股猛干個十來下,我的大軍全數衝進小悠的陰道。我在抽動著,不舍得的還是抽動了二十來下去享受享受那余韻,希望越長越好。

阿強和小李識相的離開去廁所,我抱著小悠躺到軍床上。我們一個字都沒說的看著對方,小悠先開口:「你不會因為我……淫蕩……不要我……吧?」

我很溫柔地看著小悠並親吻她的額頭:「不會啦!小傻瓜,我喜歡看你淫蕩而且開心。反正我快退伍了也再也看不到他們了,你不用擔心!」

小悠點頭:「嗯……我要去廁所啦!」

「我陪你去。」說完我們就一起到廁所。

因為是新營區,我們只開放一個廁所給我們站哨班用,一進去看到還沒隔間的浴室裡阿強和小李又在打手槍。

小悠看到倒也大方的說:「你們不累喔?要不要再來一次?小處男阿兵哥,你們還那麼有力,OK的啦!」

我對著兩個菜鳥笑了笑,心想:『反正小悠不是我正牌女友,大家一起開心啦!而且……我還真是因為剛剛這樣做而興奮異常呢!』

接下來,就是我軍旅生涯最後兩個月發生的爽事一件接一件了。退伍後,當然沒有繼續跟小悠連絡。我壞嗎?也許吧!但我想小李和阿強會給小悠很多快樂的,對嗎?

這往事發生在四年前。我是在花蓮當大頭兵的無敵待退弟兄,只剩兩個月就可以脫離軍旅生涯,我的部隊在好山好水的花蓮市區.那是我的其中一個女友,是在有一次放假不想回台北時,留在花蓮玩交到的,當然,她是花蓮眾多原住民之一。

是不是因為是原住民所以她比較開放我不得而知,但是跟她的職業一定有關系.她是一個護士,對護士,男人總有無盡的幻想,但根據我的經驗,護士比起一般女生開放一點點的原因是,她們對人的身體是比較不會害怕的,想想,隨便一個護士看過的屁股都比你多吧!

因為在花蓮當兵,在老家的女朋友天高皇帝遠的,當然管不著,有這個在地的護士女友,她不時就會來會客,送煙送好吃的東西來,羨煞不少同袍弟兄,連長官都覺得會客次數有點太多。但會客本來就可以,她又正常申請,再加上我說過了,我已經是只剩兩個月的無敵待退弟兄。

連上的長官本來就覺得我們這些老兵很難管,一直想要弄點事給我們做,而且是我們一定肯做的。終於,因為我們的營區要搬進一個全新蓋好的營區,離舊的營區走路只要五分鐘,在新營區幾乎蓋好了只差一些細部要處理,已經有一些東西是怕被竊的,連長就決定由我帶領另外三個菜鳥去輪流站哨。

「你們不用回來,三餐我會派人送去。由你安排,你們四個就輪流站哨,除了站哨,其它的都不用做,你只要不給我出岔子,這爽缺你就做到退伍!」連長在立正站好的我與菜鳥前命令著。又說:「連上士官不夠,就由你上兵代替士官做哨長!」

「是,連長!」我行禮後帶著菜鳥們准備要東西搬一搬過去新營區了。

綽號阿強、小李、金仔的三個菜鳥算是乖的,連長才會派給我帶去站哨。我們到了新營區後,我先安排好站哨的時間表,我可不是那種會欺負菜鳥的學長,我平均的分配大家的站哨時間,然後就趕快打電話給我的原住民護士女友啦!

她的名字叫小悠,是花蓮特有的太魯閣族,深邃的五官,一雙眼睛真的很大很美,身高不高但比例很好,我喜歡略顯豐腴的女人,但是她明顯偏瘦了160/42,但是她細細的手指很美,脖子後還有一只很細膩的蝴蝶刺青。

小悠知道我沒人管又自由,馬上騎機車就來我的營區門口。我先安排阿強和小李站哨,雖然那是很涼的差事,但是只有四個人輪流,站二歇二也是蠻累的,白天是這樣站雙人哨,晚上就換成是單人哨可以站二歇六,雖然睡不飽,但是連長有說,我們不站哨時怎睡都可以。

小悠到了,但是在門口聊天總是不好看,但是新營區也有會客室,雖然還是什麼都沒有,就席地而坐,小悠帶了些飲料鹵味來勞軍,當然菜鳥也有得吃啦!

菜鳥很感謝小悠,也敬佩我這學長有辦法。

大家就吃吃喝喝邊聊天,阿強和小李在站哨,留一些東西給他們吧,金仔和小悠也見過面,大家也不生疏。

小悠看我們吃喝得像豬一樣,笑笑著說:「又沒人跟你搶,你們吃慢點啦!

你們現在這麼自由,我有空就會過來看你們啦!」

金仔塞了一嘴東西還是鼓著腮幫子要說話:「看我們?是來看學長吧?」

「吃就吃,話那麼多喔?」我拿雞骨頭丟金仔之後教訓他。

大家吃吃喝喝後,小悠說她要去上班了,晚上會很晚下班。我跟她說只要她不累,今天晚上也可以過來。我看了一下哨本,我今晚是10點到12點的哨,過12點就沒事了,小悠剛好也上小夜班到12點,她說要幫我送消夜來,我很感激她,我們有點離情依依。

「我不當電燈泡,我去找他們聊天。」金仔不笨,馬上就離開現場。

我和小悠站著擁抱,當時是冬天,但她的體溫好暖,我們當時已有接吻過,還有做過的就只是接吻時不安份的手隔著褲子互相慰藉。當時我們才認識一個禮拜,所以還沒有過更多的啦!我緩緩地吻了她的唇。

兩人緊緊擁抱,輕輕的點唇吻,慢慢地變成互相舌頭調皮的玩弄雙唇,逐漸兩個人的舌頭才交纏在一起,我的手在她的背後游走著。小優是很懂得享受的女孩,而且我說她的開放就是,我只要一跟她接吻,是她會主動地摸過來我的……  現在她就在隔著褲子摸我的寶貝,我左右的想閃,停止我的親吻就說:「你這樣亂摸,又馬上要走,我怎麼受得了?」

小悠慧詰地瞪著大眼睛看我:「我就是要你想死我。」說完還是用她細長美麗的手指在我的迷彩褲上游走。

當她要把我拉煉拉開時,我反而像女生一樣推開她說不要:「阿菜們都在外面看得進來,你這樣我怎麼受得了啦?」

「反正是你被看又不是我,你們一起洗澡不是都看過了?你被看總比我被看好啊!」

「你好皮喔!那我也讓你被看!」說完我就作勢要往上拉她的衣服。

小悠一把推開我:「神經,晚上再來看你啦!」說完吻一下我的下巴就轉身穿外套要走了。

我送她到門口,門口車來車往的我跟她保持距離,站哨的小李還頑皮地喊:「敬禮!」阿強也一起敬禮,「禮畢!」

小悠回頭用燦爛的笑容跟我唇語道別,我沒有責難的罵小李和阿強:「吃飽太空喔?她又不是長官,敬什麼禮?」

阿強也笑笑的:「她是學嫂啊!」

小李附和:「第一次聽到這個詞哎!」

「好好站哨啦!」我隨便他們亂哈拉,但是還是正經的說了一句。

站了一天的哨腰酸背痛的,12點的哨交接完了後,先到臨時浴室洗個澡,洗到一半,阿強就來叫我,說站哨的金仔通報小悠來了,我沒好氣地說:「白痴喔,不會叫她進來,現在12點多,一個女生站在門口是能看喔?」

阿強回我一聲:「是,學長!」就趕快跑去門口。我繼續洗我的澡,諒阿強和小李也不會對小悠怎樣,應該一樣會請小悠到會客室坐坐吧!

我洗完澡走到會客室,竟然發現小李和阿強都和小悠一起在會客室裡席地而坐,而且三個人肩並著肩坐得很近,我一看到有點不爽:「哎,哎,哎,吃豆腐啊?」

不過既然不是正牌女友,我也不會真的多生氣,當兵的人嘛,看到女人就像貓看到魚,怎可能不撲上去?他們除了虧虧小悠,應該不會過份吧?

兩人聽我這樣說,趕快道歉離開.懶得理他們,叫他們去睡覺,轉身就對小悠說:「死阿菜,以為自己很老喔!你到多久了?」

「沒有多久啊,五分鐘而已。他們說話好好笑。」

我靈機一動:「一直在這裡好悶喔!我帶你去營區走走,你沒有看過晚上的營區吧?」

「不要啦!那麼晚又沒有燈,很可怕哎!」

「有我在,你怕什麼?我們散散步、吹吹風嘛!今天才禮拜二,離我放假還早,現在有時間和機會相處,要好好把握啦!」

「好啦,你要帶手電筒喔!」

「嗯!」說完我就帶小悠在偌大的營區巡禮:「這裡是彈藥庫。」、「這叫中山室。」、「這裡是主官寢室。」

我刻意在主官寢室停留,小悠很好奇:「連長的房間那麼好喔?連衛浴設備都有,簡直是小套房嘛!」

「你才知道,當狗軍官有多爽。」(不好意思,要是讀者有軍官的,請體諒大頭兵,我們一定不大喜歡你們。至於志願士官,那就更不好意思了,我連罵都懶得罵你們。)

「你怎麼這樣講軍官,他們也很無奈啊!」

因為小悠的前男友也是軍官,我更是有點不悅了:「隨便啦,不說他們。」

我一把把小悠擁到懷裡:「有沒有想我?」

「沒有!」

「好大的膽子!」說完我就開始搔她的癢.  「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小悠拼命閃躲我,但都被我抓回來。我們就在主官寢室嬉鬧著。

不一會兒,我就抱著小悠接吻起來。我們陷在綿密又深長的親吻中,四只手也不老實地探索著對方。我緩緩地將手伸進小悠的護士裙底(記得嗎?小悠剛下班),小悠停止吸吮我的舌頭:「很壞哎!這裡沒有床啦!」

我還沒把小悠正法過,今天下午被小悠弄得欲火焚身,打算今天就解決她,我才不管她的嬌嗔,繼續摸著小悠的內褲。

「我們可以靠著窗戶站著來。」對護士可以很直接說,她們真的很敢。

我把小悠推到窗戶邊,她被靠著關上的窗戶,我緩緩地把護士袍的釦子一顆一顆打開.小悠一方面我想她是默許的,二方面,厲害的小悠也把我洗好澡穿的迷彩內衣脫掉了,她開始摸我的奶頭,真厲害,真了解男生這裡也是敏感的。

小悠連身裝的釦子全被我解除了,我讓它掛在小悠身上,胸罩都沒解就從胸罩的上面伸舌頭進去舔小悠的乳暈和奶頭.小悠依然用一只手大拇指刺激我的奶頭,另一只手已經伸進我的體育褲直接抓著我的肉棒了,但她只是抓著,並沒有任何動作。

「你硬成這樣了喔!你……有沒有……想我想到自己來啊?」

雖然沒有燈,但在昏暗的月光下,小悠真的笑得很美。

「沒有!」我趕緊搖頭:「所以……我好想要……你!」

小悠更是很賊的笑著:「不要,你們阿兵哥只想做,做完就不要人家了!」

「不會啦!等我退伍,我就帶你回台北。台北很缺護士,你來台北工作,我們就可以在一起啦!」為了做,男人真的什麼都會說出口的。

小悠開始套弄我的寶貝了,邊套動邊害羞地問:「那……你……會……娶我嗎?」

「會!」我受不了小悠的套弄,我也手伸進小悠的純白色內褲裡,拇指和中指輕輕的把大陰唇往外撐開著,食指就開始探索小豆子在哪裡,從肉洞到淫肉再走到陰核,開始來回地上下游動。

小悠被刺激得往我懷裡躺,手也加速著上下抽動我的肉棒。過了一下子,我真的好想要,當兵時,真的很難做到太多前戲!

我覺得小悠也夠濕了,馬上把小悠轉過來,內褲脫掉,上身伏下在窗櫺邊,就把我的內外褲一起脫,准備要干。

屁股對著我的小悠不會不願意:「你……好大……不要太用力……」但語氣十分害羞。我管不了憐香惜玉了,找到洞口就大力插。 小悠一開始就被我大力的插有點吃不消:「好大……等一下……等一下……  啊……」

我不管,我已經兩個禮拜連手槍都沒打,我想瘋了!她越叫我越爽。 「啊……等一……啊……嗯嗯嗯嗯……下……啦……啊啊啊……還要……還

要……」小悠看來習慣我的大小和速度了,會爽了!

我馬上把小悠翻過來面對我,把她一只腿抱起來讓她只有單腳站立,然後狠狠地插入。小悠面對著我,手緊緊環著我的脖子,我吻上她的唇她就發不出太大的聲音了,雖然空無一人還是有點顧忌。

「嗯……嗯嗯嗯……嗯嗯……嗯嗯嗯嗯……嗯嗯嗯……嗯……嗯嗯嗯……」

小悠只能發出這樣的聲音。我另一只手貪心的去抓小悠沒有被解除胸罩的奶,奮力衝刺著。不一會兒,我射了!我放下小悠的腿,緊緊地擁抱著她。

小悠摸摸我的頭:「你忍很久了喔?」可是她真的很貼心,沒有嫌我太快,我只有點頭.  可是我突然想到:「我射在裡面哎,對不起!」

「沒關系啦,我拿避孕藥很方便,你忘了我做什麼的喔?」

我又親一下小悠,並說:「我好喜歡你!」

她頭整個埋到我懷裡:「我也是。」

但我往窗外看去,有兩個身影往我們的臨時寢室還沒離開這間一樓的寢室太遠在飛奔著而去,我想……有人剛剛偷看了一場活春宮了!

我牽著小悠的手慢慢地往臨時寢室回去,途中要經過大操場,小悠依偎在我懷裡,我也跟她情話綿綿著,但是當我開始跟小悠講到她剛剛不知道的被偷看到的事,我以為她會生氣或不好意思,結果,全然沒有!

「我跟你說喔,我們剛剛在……的時候,好像有人在看我們哎!」

「真的嗎?那要是偷看我的人要對我怎樣,你會保護我嗎?」

「當然啊!小傻瓜,我不會讓人欺負你的!」

「也不一定是欺負啦!要是能讓我很開心,我說不定也會答應喔!」她又嬌羞的低著頭:「人家……喜歡很多次,開心很多那種的……」

我知道了,剛剛我真的有點太快了,難怪小悠會還想要。

原住民加上護士的功力我又再一次印證了,我心中百感交集,小悠不是我正牌女友,被人怎樣的畫面在我腦海浮現,我不知道我到底會怎麼樣?我會很生氣還是很興奮,還是兩者兼有。老實說,我思緒很亂!

也許最好的方法是驗證看看就會知道,要是我會興奮,反正不是正牌女友;要是我會生氣,菜鳥一定會聽我的話就此停手的,看來似乎對我只是有好處沒壞處啊!

「你真的都可以?那我叫他們看著我們做了喔?」

「哈哈!你敢喔?你舍得喔?」小悠的笑是淺淺的,但是帶有一點挑釁。

「你敢我就敢,只要你開心我就舍得!何況菜鳥們要是我喊停,他們一定乖乖聽話的!」我當然是不甘示弱,且我眼前的惡魔已經把天使打倒在地上一動也不動了。

邊聊邊走就到了寢室,我叫小悠先在寢室門口躲在門邊看,阿強和小李都是菜鳥,當然睡在上鋪,兩個人也不知道真睡還是裝睡,完全沒聲音。

我其實也不知道他們是真睡還是假睡,但要是剛剛有偷看,現在睡得著才怪呢!小悠在看我,我也想表現一下我無敵上兵的威風!大聲的喊:「起來!床前就定位!」

果然沒睡,他們身手矯健的從上鋪跳下,兩人都只穿著內褲,連迷彩上衣都沒穿,兩個同鄉的菜鳥,聽說以前有健身,肌肉比我大多了,小李還好穿的是正常寬松的四角褲,阿強竟然給我穿紅色的子彈內褲。都在我面前立正得好好的。

伸手去撥他們緊貼的雙手:「手不要被我拉開喔!子彈的哩,老二很大喔!是有多大?手夾緊啦!」我又開始耍帥的背著立正口令,小悠在看嘛!

「聞口令,兩腳跟靠攏並齊,腳尖向外分開四十五度(以兩腳掌內緣計算)兩腿伸直,兩膝靠攏;上體正直微向前傾,體重平均落於腳跟及腳掌上;小腹微向後收,胸部自然前挺;兩肩宜平,微向後張,兩臂自然下垂,手心向內,兩手五指並攏伸直,手掌及指與腿相接,中指貼於褲縫,手肘微向前引;頭要正、頸要直、口要閉,下顎微向後收,兩眼凝神平視前方。」我被關過禁閉,在禁閉室裡背得滾瓜爛熟的口令就拿來耍威風啦!

「菜不該死,是罪該萬死!伏地挺身預備!」

「一,二!」整齊劃一的分解動作,兩員已趴地上!

我往小悠看去,她捂著嘴巴在偷笑,我更爽了!

「聽口令:一上二下,一,二,一,我說二了嗎?一,二……」

他們大概做了六十下有,我口令停在一,叫他們趴著不准起來,兩個人都開始喘氣而且汗滴在地上了。

「很大膽嘛,說!你們剛剛看到什麼?」

阿強比較機靈:「報告學長,沒有!」小李已經心虛了,沒敢說話。

「沒有喔?那你們做一整個晚上,也不用站哨了!」我拿起打往哨所的電話打給在站哨的金仔:「你不用回來了,我在床點他們伏地挺身,你自己選,是要繼續站還是回來趴?」

「報告,我還是站哨好了!」

「廢話!你還真的選啊?給我好好站!」

我回頭對著兩人:「還是不說是不是?好,我跟連長說,請他換兩個菜鳥來站哨,爽缺還會沒人來?連上在精實,還去有你好受,你們看到的事敢講出去,你們兵會當得很痛苦!」

小李雙手都在抖著:「報告……學長,我們……不會說出……去!請……不要叫我們回去。」給我套出來了吧!

「不會說出去什麼?那就是你們有偷看啰?」

「起立!給我立正站好!」我喊完口令,兩人迅速起立立正!

我走到阿強面前:「說,看到什麼?」

阿強大概是知道也隱瞞不了,於是支支吾吾的開始結巴:「報告!我們……我們看……到,學長在……辦……事。」

「喔?辦什麼事?」

小李比較粗線條,大聲的說:「報告,做愛!」

「誰叫你們偷看的?誰提議的?舉手!」

我還真想知道是誰先提議的,沒想到是平常我以為比較傻呼呼的阿強舉起手了。我冷冷的笑:「是你啊?」小李也不隱瞞了:「報告!是!」

「手放下!」看著兩人汗流浹背的只穿內褲立正著,我的壞點子來了,我對著門邊的小悠溫柔多了的說:「小悠,來,過來這裡。」

小悠邊走過來邊說:「唉呦!上兵這麼威風喔?你又不是軍官,你怎麼可以這樣啊?」

「干嘛?心疼他們啊?」

「哪有,阿兵哥本來就是要操啦!你好帥喔!」

我心裡得意了,我的一只手從站在我身邊的小悠身後摟著她的腰,在她耳邊輕輕說:「聽說那個穿子彈叫阿強的那邊很大,你要不要看看啊?」

小悠小力的打一下我:「屁啦!最好是可以,而且能有多大?我看多了!」

「那你看看啊!」我還是不懷好意的提議著。

「那他們會給我看喔?」

「廢話,又不是我去脫他們的褲子,是你哎!他們怎麼會不肯?」

「真的?」小悠調皮地吐一下舌頭舔嘴唇。

我又對他們喊:「給我站好!別說學長對你們不好,給你們福利好不好?」

我真的忍住我很想大笑的表情:「不要動喔!護士小姐檢查一下你們有沒有生病。」

他們雖然是沒有表情的立正著,但我看得出來他們的眼睛在偷笑。

小悠先是牽著我的手走到立正的他們面前,放掉我的手後就兩只手隔著內褲一起輕輕掃過兩個人的寶貝:「沒有很大啊!但是有一點硬硬的了哎!」

「你們很色喔,誰准你們硬的?」我揶揄著他們。

比較機伶的小李開口:「報告學長,看到漂亮的學嫂一定會這樣啊!」

比較憨厚的阿強也結巴的說:「學長……這樣……很……難受……哎……」

小悠答腔了:「難受啊?那這樣呢?」說完就開始隔著內褲一直撫摸著兩人的兩包,我看到小悠熱狗和蛋蛋沒放過的在摸著兩個人。

小悠邊摸兩人邊笑,他們兩個的表情也不知道是爽還是難過,我想是爽吧!開始手貼不緊大腿了。我看到這樣還是要整他們:「手貼好!」他們迅速又夾緊手臂。

「這樣就受不了喔?你們誰是處男?舉手!」我看到兩人都緩緩的舉起手。

「哇!真的假的,兩個都是喔?小悠,你賺到了!」他們都是沒讀大學,高中畢業就來當兵的鄉下小子,小李18歲,阿強19歲,比起當時23歲的我自然我更有威嚴命令他們,何況,我上兵吶!

我心裡大喜,處男一來很快就不行了,二來他們更是絕對不敢不聽我的話,就算他們真的想亂來,也不知道要怎麼做吧?

小悠很調皮地一直摸著,對我笑笑的說:「處男喔?那姐姐教你們喔!」說完就一把脫下兩人的內褲,不脫還好,一脫看到真的一柱擎天的小阿強,我當時心裡也頗為震撼,有20公分以上吧!小李雖不小,但也是一般人可以見到的正常size。

「真的好大喔!我沒看過這麼大的哎!」小悠也是贊嘆連連!

男生看過勃起狀態的寶貝不會比有經驗的女生多,更何況是在泌尿科服務的小悠,但是連小悠都贊嘆,那真的非同小可!

小悠一方面好奇,二方面也是有一點春心蕩漾吧!竟然開始慢慢地套弄兩人的陽具。我站到小悠身後,也不安份地開始摸著小悠護士服下的小屁股,慢慢地把裙緣往上提,露出她的小褲褲後又開始隔著小褲褲來回地掃著小悠的肉縫。

小悠有點站不住在亂動著,但手也沒有離開兩支棒子,小悠還是邊玩棒子邊說:「不要弄我啦!這樣我不能專心整他們啦!」

「不用專心啦,你就整死他們。你們要是有人射出來就給我做伏地挺身。」

看得出來他們在忍耐小悠的套弄忍得很辛苦,兩個人的手也沒夾緊了,站也站得歪七扭八。我開始慢慢把小悠的內褲脫到膝蓋掛著,手指就又開始攻擊小悠的陰核和陰唇。

我看到小悠在玩小李的右手比較沒動作,我猜她對小李的也沒興趣,我示意小李,指著小悠再拍拍我自己的胸部,小李雖沒經驗但不笨,把小悠的手輕輕推掉,站到小悠身邊也開始隔著衣服摸小悠的胸部。

小悠被我的手指開始插入小穴時輕輕的哼了一聲,更是大力又快速地套弄阿強的老二。小李真的一教就會,開始全部解除小悠護士服的排扣,小悠並沒有發出太大的聲音,只有微弱的「嗯嗯嗯……嗯嗯……嗯……嗯嗯……嗯……嗯嗯嗯嗯……」。

小李不客氣的連胸罩都解掉,唇語問:「學長……我可以……」他指著自己吐出的舌頭,我也點頭。我開始也把褲子脫到腳邊,用肉棒在縫縫前愛撫,我和小悠的性器官在磨擦著。小李也在小悠身前邊舔著小悠的一邊乳房,另一手也貪心的摸著另一個。

在我和小悠的摩擦好一會兒之後,准備要插入了,我慢慢地進去,小悠也隨著我進去的節奏「啊……嗯嗯啊……啊啊啊……嗯嗯嗯嗯……啊……啊啊……」的發出悅耳又淫蕩的聲音。

我一下子就慢慢地插到底了,我卻停著不動,倒不是要整小悠,而是小悠的洞會吸人,我隨便動一動就又會想射了,我緩慢地開始抽送著。

小悠這時也大概顧不得眼前是誰了,竟然更彎下身子要幫阿強口交,我看著小悠先用舌頭舔著阿強大雞巴的龜頭,我看到這場景更是興奮得已經想射了,只好先不要看分心一下讓自己不要那麼刺激。

我閉起眼睛一樣慢慢地在抽插,心裡開始用我常用來分心延遲射精的方法:背九九乘法。誰知道,耳朵裡傳來的浪叫讓我根本沒辦法專心。

小悠嘴裡好像有東西在大聲叫著:「嗯嗯嗯嗯嗯嗯……嗯嗯……嗯……嗯嗯嗯……」

我睜開眼睛一看,小悠一手在摸著小李的老二套弄,嘴巴把整支阿強的肉棒都完全地吞進去再拉出來的口交,看到這樣的場景我真的很興奮。我開始加速,小悠也越叫越大聲,手和嘴越來越快。

我看到小李很像要受不了了:「我不行了,我要射了……」小悠停止下來,沒想到小李也想射到了極點,自己抓著老二打了四、五下,大叫一聲就要射了。小悠大概不想衣服被射到,就用手掌擋著小李的龜頭,小李的子孫全數射在小悠的手上後就癱了大字型躺倒床上。

我也加速越抽送越快,小悠也沒辦法專心口交了,我看她只是含著阿強的寶貝在嘴裡,但以我的經驗,小悠嘴裡的舌頭一定也還在口中舔弄著阿強的雞巴。我看到阿強受不了的抓著小悠的頭,小悠也沒抗拒,她大概很不怕口爆吧?

阿強抓著小悠的頭開始自己進出,把小悠的嘴當小穴干起來,我也越來越快的猛干。我邊干邊問:「爽嗎?」小悠嘴裡有東西只能「嗯嗯……嗯嗯……」的回答我。我看到阿強大力的干著幾下後就停了,一聲長長的吐氣:「呼───」

我看到小悠把阿強的精液吐在另一只手,就扶著阿強的腰接受著我的大力抽送,邊說:「好棒喔……第二次比較好……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

小李又坐起來在床邊摸著小悠的兩邊胸部。

「好爽,這樣好爽……快一點,不要停……射……射……射……射我……」

我搞不清楚是不要停還是要射,但是我也忍不住不射了,我大力地抓著小悠的屁股猛干個十來下,我的大軍全數衝進小悠的陰道。我在抽動著,不舍得的還是抽動了二十來下去享受享受那余韻,希望越長越好。

阿強和小李識相的離開去廁所,我抱著小悠躺到軍床上。我們一個字都沒說的看著對方,小悠先開口:「你不會因為我……淫蕩……不要我……吧?」

我很溫柔地看著小悠並親吻她的額頭:「不會啦!小傻瓜,我喜歡看你淫蕩而且開心。反正我快退伍了也再也看不到他們了,你不用擔心!」

小悠點頭:「嗯……我要去廁所啦!」

「我陪你去。」說完我們就一起到廁所。

因為是新營區,我們只開放一個廁所給我們站哨班用,一進去看到還沒隔間的浴室裡阿強和小李又在打手槍。

小悠看到倒也大方的說:「你們不累喔?要不要再來一次?小處男阿兵哥,你們還那麼有力,OK的啦!」

我對著兩個菜鳥笑了笑,心想:『反正小悠不是我正牌女友,大家一起開心啦!而且……我還真是因為剛剛這樣做而興奮異常呢!』

接下來,就是我軍旅生涯最後兩個月發生的爽事一件接一件了。退伍後,當然沒有繼續跟小悠連絡。我壞嗎?也許吧!但我想小李和阿強會給小悠很多快樂的,對嗎?

    我們不生產AV,我們只是AV得搬運工! 防艾滋 重健康 性衝動 莫違法 湊和諧 可自慰
    警告:本站精彩視頻拒絕18歲以下以及中國大陸地區訪問,爲了您的學業和身心健康請不要沉迷於成人內容!
    WARNING: This Site Contains Adult Contents, No Entry For Less Than 18-Years-Old !
    页面于2019-11-18更新.